※ 公告: 武汉东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安全月活动 更多详情 »

上海建工为柬埔寨打造了一个个国家标杆工程

“有路才有希望”,柬埔寨首相洪森不止一次这样形容柬埔寨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

从当年临危受命“深入”热带雨林为柬埔寨修筑7号公路起,上海建工从零开始扎根柬埔寨整整12年,先后完成和在建施工道路累计1500公里,在柬埔寨湄公河及其支流修筑五座大桥和一座集装箱码头。上海建工人用打磨“艺术品”的专业精神,为柬埔寨打造了一个个国家标杆工程,完美诠释了“中国速度·上海质量”。在当地,上海建工柬埔寨项目部成为最了解柬埔寨的筑路造桥“专家”。

与任何一个“走出去”的企业一样,上海建工也曾经面临迷茫,甚至被当地人误解。因地制宜,上海建工用中国规范根据柬埔寨特点,摸索出了一套在柬埔寨筑路的“新标准”。正是12年始终如一的坚守,让上海建工与柬埔寨的发展融为一体。

正如柬埔寨工程部官员所言,上海建工人的皮肤黑了,但品牌亮了。

让“吴哥的微笑”更灿烂

日前,记者一行首站飞抵柬埔寨暹粒,从这里作为起点探寻上海建工的故事。

这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城,以各类保存完整的庙宇而闻名世界。其中,以大小吴哥窟最为有名,并成为柬埔寨的国家标志。但因交通落后,以往从这里出发前往不足300公里的首都金边最快都需要8小时车程,柬埔寨旅游景点之间的集群效应因此被大大弱化,严重制约了旅游业和相关产业发展。

今年始,这里将因一条贯通暹粒与首都金边的国家6号公路而发生改变。从城区驱车五分钟,记者一行就跨入了崭新的6号公路起点:上海建工的LOGO显著而醒目。没错,这就是上海建工为柬埔寨全新修筑的国家6号公路:整个工程247.7公里,3年前开工建设,记者采访期间正处于收尾阶段。加上之前上海建工先期完工的连接金边城区的40公里6A号公路,上海建工为这个国家贯通了最重要的两座城市。这也是上海建工入柬以来合同总额最大的项目。

有着十几年驾龄的柬埔寨老司机阿丁告诉记者,以往前往金边,一旦遇到雨季,路面坑坑洼洼,基本无法前行,交通事故频发。6号公路将使两座城市之间的车程缩短至3小时左右。

当车子行驶至磅湛省斯昆路段时,道路上一群身着“红底黄杠”标有“上海建工”字样的工人正在为路面铺设沥青。此时,车内显示室外温度43℃,而加上沥青上百度的温度,混杂在其中的上海建工人肤色黝黑,已经与柬埔寨当地工人一样,根本无法辨认。上海建工项目部6号路项目经理吴杰说,除了机械操作以及现场管理人员,工人大多为柬埔寨当地人,可以实现最大化的节约成本,每月200美元的收入对这些工人来说已经属于柬埔寨中上等水平。

在6号公路8工区,上海建工施工方杭州某公司负责人何凡舟正在准备着最后的收尾工作。何凡舟来柬已6年有余,这次参与并负责6号公路其中的10公里新建路段和交通标线的划定。正是这次合作,让他深感上海建工在当地的影响力。“不少地方遇到施工不便,一提到上海建工对方都会积极配合。”

良好的口碑,也建立在上海建工与当地良好的沟通基础之上。与记者随行的翻译卢琴被称为6号公路的“后勤部长”,每天24小时开机,一旦涉及居民的噪音、扬尘或者拆迁等投诉,她都会与男同事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处理,第一时间把问题消解掉。

说起拆迁,这也是6号公路修建过程中的一大难点。本来拆迁工作属于当地政府负责并由财经部负责赔款,但如果拆迁不顺利,将影响工期进度增加成本。在柬埔寨一年干湿两季,道路施工只能在旱季进行。多年来,吴杰在柬埔寨修路总结出一条心得:“绕着走,机动走,关键时候还是要配合着走。”

“首先要吃透当地政策,同时一定要姿态放低,理解对方的难处,同时也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清楚道路通畅的好处和工期耽搁会带来的影响。”吴杰说,当地百姓积极配合,后期的赔偿上海建工也会积极敦促财经部,如果实在不能按时兑现,上海建工为保证工程进度和对百姓的承诺,甚至会与施工方先期垫付,虽然承担了一定风险,但赢得老百姓支持和政府的好感。目前来看,垫付的每期款项财经部都给予了偿还。

找土,也是困扰6号公路施工头疼事。6号线全线处于洞里萨湖、湄公河冲积平原泛洪区,沿线承载力好的填筑材料少。7工区负责人虞希斌说,为了能够寻找到符合标准的砾石土,甚至跑到距施工点60公里外的地方找土。“当挖掘机一铲子挖下去发出‘哒哒哒’清脆的摩擦声时,就像寻到了‘宝藏’,兴奋得眼泪都要掉下来。”虞希斌如是说。

创建上海建工的“柬埔寨标准”

6号公路的修建对柬埔寨整个国家的意义不言而喻。这样一个“国家级”工程,花落上海建工也充分彰显公司在柬埔寨的影响力。正如柬埔寨首相洪森所言,“上海建工话不多,但活漂亮”。

上海建工项目部总经理贺略萨说,坚守12年很不容易,这12年来,上海建工沉下心思抓品牌建设、队伍建设,才赢得“中国速度·上海质量”的声誉。

2004年,作为国家经援项目的柬埔寨7号公路,上海建工临危受命,临时搭建“筑路队”挺进柬埔寨与老挝边境荒无人烟的热带雨林区。战乱遗留的地雷,蚊蝇滋生的恶劣环境,随时可能遇到的人身伤害,回想过往,自称“老兵”的贺略萨感慨万千。历时1000多个日夜,在那片丛林莾野逢山开路,遇河架桥,上海建工人经受住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提前5个月完成了柬埔寨政府想都不敢想的巨大工程。

洪森首相对上海建工交口称赞,称之为中国速度,上海标准,并将其中的西公河大桥命名为“中柬友谊大桥”。一起陪同的中国驻柬大使张金凤称赞,上海建工施工的7号公路“体现了中国速度、中国质量和中国形象,是中国人的骄傲”。

当时7号公路是中国政府对外援助的最大项目,正是借助这个契机上海建工踏上了海外筑路的征途。

回想起当初7号公路的辉煌,贺略萨似乎显得极为平静甚至是冷静。“7号路表面上轰轰烈烈,但实际上后期也存在不少隐患,不仅是施工,包括设计以及中国标准都存在不适应的状况。”这也使上海建工下定决心走出一条结合柬埔寨特色、用中国规范在柬埔寨修路的新标准。

在柬埔寨,由于财政限制,所有公路包括国道规格相当于国内的三级公路标准。贺略萨说,中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中国的规范也不适应。先期在柬埔寨修建的三级公路修好不久就会出现破损,并不是三级公路的标准没有达到,而是不适应这里的条件。

上海建工总结出柬埔寨修路有三难:第一难是柬埔寨低等级公路的道路设计承载能力和实际交通流量、车辆超载等不匹配。比如,当时7号公路修好后,车速快了,装载也越来越多,都是五六十吨的卡车,三级公路如此单薄,根本经受不住如此重负。

二是修路需要的大量填筑材料“土”短缺,合格的填筑土料需要花钱买或者远距离运送,施工造价不可控。在修建8号路时,上海建工把中国公路系统有名的专家叫来“会诊”,试验了不同的路面结构形式,也没有找到好办法。“不像国内高速公路,如果路基有问题可加厚路面,但柬埔寨三级公路沥青路面最高只能铺到7厘米。

后来总结发现,真正做好低等级公路关键是“提高路基的承载力”,而不是路面结构。这就引发了“土”的话题。起初,按照中国规范设计,柬埔寨的土满地都是随便用,考虑最长的运距为2公里,但后来发现这些土有很多种,沙土,粘土等等,都不行。必须找到承载强度达到一定值的“土”,这就延伸了找土的距离,多数不是三五公里,甚至是三五十公里以外去找到真正的砾石土。只有跨越“三座大山”,才能真正在柬埔寨活下来并打响品牌。

此外,工程移交后,当地没有能力维修保养,会缩短使用寿命。

这三个难题,也是上海建工十余年摸索基础上的“独家发现”。围绕“提高路基承载力是做好低等级公路的关键”这一问题核心,上海建工把中国三级公路规范标准和柬埔寨实际结合,创建了上海建工的“柬埔寨标准”。

有了“独家发明”,上海建工在柬埔寨一路“攻城拔寨”,拿下一个又一个在其他企业眼中看似不能完成的任务。5号、6号、78号、58号、59号、61号、62号、78号,近12年上海建工在建和已完成道路里程高居各大公司首位。

同时,横跨柬埔寨境内湄公河及其支流的一座座大桥横空飞架。湄公河大桥、洞里萨河大桥,以及金边港集新建集装箱码头……都成为柬埔寨标志性建筑,甚至被印刷在国家对外宣传册上。

农村包围城市,打造金边二环线

在上海建工进入柬埔寨前,柬埔寨没有完整概念上的公路。

贺略萨说,“上海建工进入的前十年,主要是帮助柬埔寨解决有路的问题。”78、58等“双”数字命名的路线都是沿着柬埔寨国境线修建,有了路这个明显的标志,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柬方边境稳定。

而上海建工参与建设的5、6、7号公路主要是从金边向外辐射的国道,如今随着1至9号公路相继建成。柬埔寨已经基本形成一个初具规模的路网系统。

此时,上海建工在柬埔寨的业务开始深入到城市的毛细血管,提升柬埔寨城市道路能级。用贺略萨的话说,建工的战略已经从“农村打入城市”。如今,上海建工为金边打造的二环线西线已经开工建设,三环线也将在今年签订合同。

道路交通条件的改善已经成为摆在柬埔寨政府面前的头等大事之一,金边二环线(西段)就是备受瞩目的工程项目。在通往机场的俄罗斯大道与河内路交叉路口,上海建工正在为二环线的唯一一座立交桥进行着紧张的施工。上海建工柬埔寨项目部二环线项目经理颜志明说,二环项目征地拆迁工作将是上海建工进入柬埔寨市场以来难度最大的。空中有蜘蛛网似的电线电缆,地面上有密集的房屋、普通电线杆和高压电线杆,地下有数量和线路不明的自来水管、居民水管、城市排水系统等。并且二环项目征地拆迁工作涉及柬埔寨政府部门数量之多、类别之广前所未有,其中包括国家层面的工程部、财经部、国家电力公司、水务局、电信局等,以及金边市政府和干丹省政府及其下属相关职能部门。

同时,二环项目处于人口密集地,道路狭窄,来往车辆众多,一旦出现安全问题,影响严重,同时施工机械设备进出施工现场时也存在较大安全隐患。一度,有不理解的周边居民,晚上甚至冲击上海建工的作业机械。颜志明说,尽管存在诸多挑战,但上海建工凭借良好的品牌,正获得政府层面的大力支持。

柬埔寨公共工程与运输部国务秘书林斯丹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二环项目是金边城市发展的重大工程,虽然问题和困难不少,但政府负责所有的拆迁工作,工程运输部作为业主方将全力配合上海建工解决所有问题。他同时表示,交通运输是柬埔寨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上海建工的品质靠得住,已经成为柬埔寨道路建设的中坚力量。

12年,上海建工在柬埔寨赢得了口碑,创立了品牌,锻炼了一支业务素质过硬的队伍。但贺略萨也坦言,以往这些项目大多为中国支持柬埔寨的“两优”项目(援外优惠贷款项目和优惠出口买方信贷项目)。未来,如何跳出“两优”项目,在市场中自由搏击,是上海建工面临的又一个挑战。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经商处前参赞宋晓国见证了上海建工在柬埔寨打响品牌的历程。他相信,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下,作为业务深耕型的上海建工在为柬埔寨筑路的过程中,自己的路也会越走越宽,这一点已经并将继续被上海建工证明。

发布日期:访问次数:386 信息来源:解放日报